行业动态

财政部再调研地方隐性债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三季度多个财政部地方监管局对违规举债和隐性债务情况进行核查调研,部分地区甚至形成了相关报告。“这次主要目的是调研,下一步具体怎么操作还没有明确。”江浙地区(财政部)某监管局人士表示。

一、隐性债务再起波澜

随着贵州平台的违约事件与保债券兑付的官方喊话,我们可以发现两个问题:一是隐性债务的窟窿依然很大,几轮债务置换都始终未能解决问题;二是部分地方政府与平台的现金流非常紧张,勉强能保住城投债的兑付,但对于非标类债务显得力不从心。多轮隐性债务的整治,暂时只止住了新增债务的趋势,但是既有债务的问题只是暂时压了下去,但远未得到解决,财政部再次调研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此。

另一方面,年末是资金兑付的高峰期,也是资金最为紧张的时候,此时的如何保障隐性债务不会引发风险事件就变得尤为重要,隐性债务,还能这样放任自流下去吗?

二、置换空间几何?

可是,隐性债务不还是可以置换吗?然而隐性债务的置换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2019年6月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审计署、银保监会和证监会六部门联合非公开发文《关于防范化解融资平台公司到期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由国务院转发,简称国办函40号文,对于到期债务暂时难以偿还的,允许融资平台公司和金融机构协商的基础上采取适当展期,债务重组等方式维持资金周转。但是,根据40号文规定,可被置换的隐性债务应具备四个条件:一是必须是债权债务关系清晰的债务。由此则债权债务关系不明晰的信托受益权、明股实债、私募基金份额、买入返售等形式债务不能置换;二是债务必须对应明确的资产,由此则没有明确资产对应的流动资金融资、土储融资等债务不能置换;三是项目必须具有稳定的现金流,财务可持续,由此完全依靠财政支出的纯公益性项目、棚改项目等不能置换;四是本身就有合规瑕疵的隐性债务不能置换,债务置换不能影响金融机构的资产安全,导致置换后出现合规问题。

因此,在如今的政策条件下,符合要求、可以与金融机构协商置换的债务是非常有限的,我们能够看到的置换成功的案例,也集中于省级的平台公司。

三、央地税收划分有何帮助?

就现实情况来看,许多地方财政的困难状况都无法依赖债务置换来改善,因此只能持续艰难运行,甚至影响到了许多政府的一般性支出,导致地方基建项目进度缓慢——这在今年上半年的宏观经济状况上是有所反应的。此后,中央为了缓解地方的财政困难,帮助地方政府稳投资、保就业,在央地财政关系、事权上均有所放松,10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印发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后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推进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到了要缓解地方财政运行困难,适时调整完善地方税税制,培育壮大地方税税源,将部分条件成熟的中央税种作为地方收入,增强地方应对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能力。

此次央地税收再划分,既纾缓了地方财政的紧张状况,避免了财政捉襟见肘后可能出现的隐性债务问题;又通过给予地方财政更多的收入与资源去进一步推动地方民生工作的落实力度。

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近期内进入兑付高峰的隐性债务又该如何处置?

四、专项债有无帮助?

整个2019年,地方政府最好用的资金莫过于地方专项债,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2.15万亿的专项债确实解决了一部分隐性债务问题——有不少违规PPP项目、EPC+F项目都转为了使用专项债资金、由平台作为业主建设。

然而,专项债的资金是定向使用的,可以用于新建项目或已落实项目的资金补充,无法偿还或置换到期的隐性债务。因此,专项债的发行是开明渠、稳投资的举措,但是对于存量的隐性债务,帮助不大,许多问题仍然难以解决。

五、解决问题的关键环节

纵观政府现状,我们就会发现隐性债务的问题似乎陷入了一个无解的循环;中央政府对于隐性债务态度解决,不能放松,必须坚决打击新增的隐性债务,绝不能再为地方政府的任性买单;另一方面,隐性债务的问题已经到了单靠地方政府自己无法解决的地步,那么解决问题的关键是——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夹层,省级政府。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唯一能够组织协调化解隐性地方债务的,也只有省级政府或省级平台,省级政府可以通过成立专项平台公司或发行政府产业基金等形式对区域内的隐性债务进行调控或者置换,通过统一上报、统一管理的模式,既解决地方隐性债务造成的区域性风险,又保障未来数年内地方政府财政的运行状况,至于哪个地方先下这个决心,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